这样的人让我心生向往

日期:2020-08-01 20:42:38 作者:绵阳新闻网 浏览:119 次

□成都实外(西区)初一九班 李若菲

你从月光下走来,轻挥衣袖,洒下一片浪漫情怀;你从蜀道上走来,微微昂头,留下一身豪放气概;你从唐诗中走来,挥洒文墨,记下一个鼎盛时代。

一袭白袍,一樽清酒,一柄长剑。独饮于庐山之上,蜀道之间,在微醺之中,追思那逝去的盛唐。一杯清酒,一篇诗赋,一曲行路难,诉尽人生不平事。后人称李白“诗仙”,“仙者”,从人从山也。李白并非只是纵情于山水之间,也因为他那敏锐与超脱的政治眼光,他将盛唐的落败看得清清楚楚,却无人肯听他的忠告,终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天宝初年,李白写下了《蜀道难》。“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磨牙吮血,杀人如麻”,从他诗中,我读出了李白对国家形势和百姓命运的忧虑和关切。可一声蜀道难的叹息,并没有能够让唐玄宗滞留蜀地。李白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失望与无奈,可是他们仍旧不愿放弃,这样一个鼎盛的时代怎能像镜花水月一般烟消云散?但即使再不甘,也只落得“长相思在长安”“长相思催心肝”。

安史之乱后,李白看清了唐朝正在向毁灭走去,却没看清这劫数不可避免。他乘舟顺流而下,泪光中,隐约看到了年少轻狂的自己,只是现在的他早已不似少年时。我辈岂不是蓬蒿人?大厦将倾我扶不住,家国无望我无力救。两岸猿声一声更比一声悲切,浮生恍若大梦一场,轻舟已过万重山。他抽刀断水,举杯消愁,他嘲笑自己的不甘,因为在他心里这是一个完美的盛唐。不过,是又怎样?鬓发已白,清酒已浊。

那夜的月,格外皎洁明亮。李白大概很久没有看到如此皎洁的月色了……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剩下的三分啸成了剑气,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



上一篇:上一篇:日本姑娘在成都的“熊猫人生”
下一篇:下一篇:成都再增1名患者治愈出院 目前在院隔离治疗4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