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老成都龟城

日期:2020-04-23 12:46:13 作者:绵阳新闻网 浏览:82 次

消失的老成都龟城

20世纪初,成都老南门。摄影戴维·甘博

消失的老成都龟城

20世纪初,成都城门外的挑夫。

消失的老成都龟城

20世纪初,成都一段围墙缺口。   摄影戴维·甘博

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成都城墙最后一次大修工程竣工。当时以为金汤永固,没想到大清亡了,连累这两千多年的龟灵神作,跟着化为乌有。

1940年,美国科教片制作公司“大英百科电影”来到成都,无意间留下了这座西南第一城墙最后的影像。

无言的高墙

“墙、墙、还是墙,形成了中国每个城市的框。”瑞典建筑史学家赛尔林漫步在上世纪初的中国时感叹道,“它们比任何(建筑)结构都能体现中国社区的基本特征……常常比房子和寺庙更能展示那个城市远古的尊严。”

成都的古城墙传说沿着神龟踪迹建设完成。根据华南理工大学教授吴庆洲的研究,这个龟城的风水传说,有一定的事实根据。成都所处的地理环境,水系庞杂,而龟形结构,对于防洪排涝有很好的效果。

这种城垣结构是中国古代天人合一思想的一个典型代表。古代建设者依山川地理走向,凭天时地利配合,构建城市;再取象于神话灵兽,赋予城市一个独特的灵魂,令它成为自然环境、人文历史融合的有机体。

城墙同时也是古代城市综合体中,最坚固的防御设施之一。“无论多么贫穷和不起眼的地方,多么破旧的泥屋,多么无用的破庙,多么肮脏坑洼的道路,都有墙,而且总的说来比其他结构保存得都好。”这个特征也让无言的高墙成为城市历史忠实的见证人。

最后的辉煌

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成都城墙大修工程竣工,落成后的城垣坚固壮观,一度“冠于西南”。城内,来自川外的移民逐渐适应这里的生活。四合之内,再次喧闹起来。

入驻成都的旗军,也带来了东北满人的一些生活习惯,比如元宵妇女结伴逛街走百病。不过这样的风俗到了成都,也做了些因地制宜的变化,如元宵节换到了正月十六,妇女活动演变成全家行动,过桥去灾变成一起上城墙,登高游城踏春。

城门处,由于人流量大,聚集许多商铺和小摊贩,以至于一些城门口比城内还繁华。美国布法罗大学历史学教授司昆仑在《1920年的成都社会》中曾记录,老北门外的居住区人口稠密,但入北门后,反而是成片的农田。

这样的繁华维持了不到130年。1897年,成都城墙最后一次进行局部修缮,15年后大清覆灭了。城墙作为皇权的象征,也跟着颓废了。

拆除旧城墙

1914年前后,成都当地政府为方便民众出行,在城墙东西两边,再开了两个城门,破了两千多年来成都城郭四城门的格局。而后军阀混战,城墙各处又开了多个“豁口”,高大八角城楼也逐个被拆。到抗战全面爆发,为方便群众疏散,成都四个老城门被完全拆掉。

但此时青砖高墙大部分还坚挺着。1940年,美国科教片制作公司“大英百科电影”来到成都拍摄纪录片,介绍了成都当时作为抗战大后方的基本情况,并拍摄了成都城内外的景色。

从影片中可以看到,巍峨的成都城垣,耸立在地平线上,整齐的垛口远望去如一排锯齿。城墙上有大石板砌成的宽大路面,上面还竖起了电线杆,就像现代的一环路。只是汽车不能登高,是天然的步行街。

这是成都城墙留下的最后影像。1958年春,成都市政府成立了拆除旧城墙总指挥部,将原清代大城全部拆除。从公元前310年破土动工,到1958年被完全拆除,这座龟灵画就的城市圈子共存在了2268年。

封面新闻记者 何晞宇



上一篇:上一篇:成都首批自费核检者:怕自己是无症状感染者,再不测要抑郁了
下一篇:下一篇:前后《蜀都赋》中的天府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