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榮縣人民醫院感染科支援湖北護士胡汐:用青春為生命而戰

日期:2020-04-13 22:05:44 作者:绵阳新闻网 浏览:131 次

她,今年24歲的生日是在武漢的醫院裡度過的﹔她,為了不影響繁重的護理工作,剪掉了自己舍不得剪、父親不准剪的長發﹔她,在53天武漢紅字會醫院的戰疫中,為1200多人次患者做過精心護理。她叫胡汐,中共黨員,現在四川省自貢市榮縣人民醫院感染科從事護理工作。

請戰出征武漢  淚別父親兄妹

胡汐,出生在榮縣樂德鎮,家裡祖祖輩輩都是農民。家裡三兄妹,她排行老大。2018年5月21日她考入榮縣人民醫院,成了感染科的一名護士,從此拿上了工資,圓了父母22年的“工薪”夢。

天有不測風雲,剛剛看到希望的母親,去年卻因患癌撒手人寰。當時,二妹11歲,三弟10歲。曾在福建打工的父親,不得不回到家裡起早貪黑洗衣做飯,寒冬酷暑下地種田,挑起了既當父親又當母親的雙重責任。而胡汐,則成了父親、兄妹的依靠和希望。

疫情蔓延,國難當頭。2020年新春佳節,胡汐和戰友們一樣,無法與家人團聚,無法享受新春佳節的喜悅。1月23日,她所在的榮縣人民醫院感染科收治了一名發熱患者,后被確診為新冠肺炎。從這一天起,胡汐就再沒有與父親和兄妹見面,她不能讓家人感染。1月26日,農歷正月初二,醫院接到馳援武漢的命令,作為感染科唯一的一名黨員護理人員,胡汐主動請戰並入選。

1月26日下午5點過,醫院通知她作為馳援武漢儲備人選后,胡汐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給父親打了電話:“爸爸,我給你說一件事,現在疫情太嚴重了,尤其武漢更為嚴重。我報名馳援武漢,醫院通知我明天早上出發。”說完這番話后,電話另一端遲遲沒有回聲。一兩分鐘后,父親才用深沉的話語說:“汐汐,你媽媽死后,我們相依為命,弟弟妹妹還沒長大,你是我們一家人的希望,你要去武漢,我咋個放心。”“爸爸,你放心,你說我從小聰明,我會保護好自己的,我會平安回來,我還要帶弟弟妹妹,幫助他們完成學業。”胡汐安撫著父親。

1月27日凌晨5點過,胡汐租住在西街的房門被敲響。正在收拾行李的她打開房門一看,是滿頭汗珠的父親。原來,是父親騎著摩托車從樂德鎮鄉下趕到縣城為女兒送行來了。看到眼前慈祥的父親,胡汐哭了。“汐汐,出遠門,路途那麼遠,我給你煮面條。”吃著父親親手煮的面條,一股暖流涌向胡汐心頭。

手機鈴聲響起,醫院的車已經到樓下。父親提著行李箱,一邊走一邊無數次地對胡汐重復一句話:一定要保護好自己,一定要保護好自己。上車時,父親情不自禁地把胡汐抱向懷裡。此時,父親哭了,這也是胡汐有生以來,第二次見到他哭。第一次,就是去年母親去世時。

凌晨披挂上陣 53天一如既往

1月28日晚6點過,飛機著陸在武漢機場。這個昔日人潮如涌的地方,異常地寧靜,隻有醫護人員的腳步聲、集合隊伍點名聲。“這凝固的氣氛,我更感到了武漢疫情的嚴重。”胡汐回憶說。

沒有休息,沒有停留,搶救生命時不我待。經過了一天的防護專業培訓后,1月31日凌晨4點至8點,胡汐和另一名護士上了第一個班。

伴隨寒冷刺骨的晨風,她們提前2個小時從酒店乘車來到約2公裡的武漢紅字會醫院。全副武裝的防護服,需要40分鐘的消毒和穿戴,需要同事幫忙才能完成。“凌晨4點,准時走進了我們馳援的該院8樓病區。”胡汐說。

胡汐他們接班時,這裡共有31名患者,年齡最大的90多歲,最年輕的30多歲。第一個輪班,胡汐負責跑病房,另一個隊友負責處理醫囑。換輸液瓶、喂開水、為大便患者洗身子、為患者接尿、為患者採血、為患者採咽拭子,4個小時,胡汐不停地跑,沒坐一分鐘,汗水濕透了衣服,霧水模糊了護目鏡,看體溫表隻有憋一分鐘氣,讓護目鏡不再有霧才抓緊時間讀數,自己穿的尿不濕濕透了不能換,口渴了不能喝水,防護服充氣了蹲不下隻能跪在地上為患者找血管輸液。

從穿上防護服到脫完防護服回到酒店,整整10個小時,為5名患者更換尿不濕,為1名患者洗身子,為10多名患者更換輸液瓶,為6名患者採血,為2名患者採集咽拭子……馳援武漢抗疫的第一個夜班,胡汐說她今生不會忘記。

女孩都愛美,胡汐也不例外,但當美麗成了生命安全的負擔,她忘自己女兒家的矯情。剪發那一刻,同事含淚說:“對不起,把你變得不再美麗了。”胡汐回了一句,“沒事,活著,比感染漂亮”。

雖然酒店離醫院隻有2公裡,胡汐每次上班都會提前2個小時做好准備,吃飯、解完大小便等等,准時到達醫院接班。



上一篇:上一篇:4月热销中 宝骏730成都最高优惠0.43万
下一篇:下一篇:四川綿竹:以前農村議事跟著“舉拳頭”現在看清單走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