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江市一院刘发彬┃我的战“疫”笔记

日期:2020-03-17 22:12:15 作者:绵阳新闻网 浏览:146 次

内江市一院刘发彬┃我的战“疫”笔记

 

大家好,我是内江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一名感染科医生,我叫刘发彬。平日里大伙儿们都喜欢叫我“发哥”,此“发哥”非彼“发哥”,我从不会演戏,只是一名在感科疾病一线战斗的医生。

疫情发生后,我的生活和工作全被“新冠”这只怪兽所占有:专科门诊、病房二线值班、全院会诊、全市会诊……累了就倒在医院病区宿舍里休息,醒了又返回前线战斗。截止今天,我们隔离病区里还有3名医学留观人员,虽然工作的内容一亲不少,但相比之前的工作强度已经减少了很多,我就想抓紧时间记录一下这50来天与“新冠”交手的感悟,让自己日后也有回忆。

我必须挺身而出

春节前,网络上各种关于武汉新冠肺炎的消息从四面八方冲击着我的神经,作为一名在感染战线上工作了近20年的医生,我心里明白上战场的时候到了!

我脑子里的那根弦,随着1月20日,科室收治内江主城区第一例疑似患者而崩到了最紧,疫情真正来到了我们身边!可新型冠状病毒对我们来说是完全陌生的病毒,没有人了解它,当病毒遭遇春运,会产生怎样的后果?大家心里都没有底。四川会不会成为第二个“湖北”?内江会不会成为第二个“武汉”?我们都没有答案。当我告诉女儿取消原本打算陪回老家看爷爷奶奶的计划时,她还是失望地嘟嚷着说我是一个骗子。或许她长大了就会明白,每个职业都有自己的使命和责任,在疫情面前,我必须挺身而出。

我是老党员,也是“老大哥”

医院被指定为市级定点收治医院,从1月下旬开始我们收治的疑似患者及隔离留观患者数量就在不断地增加,这意味着医疗资源的消耗是成倍地增长、我们的工作量也急剧增加。

我们科室女医生居多,护士就更不必说了大部分都是年轻姑娘。作为科室为数不多的男医生,当然应该多照顾她们一些。正月初二,轮到我们科室上发热门诊。我发现当天值班的同事状态不是很好,一问才知道她前一晚几乎忙了一夜,我是她们的“发哥”,又是一名老党员,刚好轮休的我“当仁不让”的穿上“大白鹅”帮她顶下了24小时的发热门诊,本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却让大家感动不已,他们很有文艺范儿的告诉我:发哥让她们心里点燃了一颗星火,燃起了他们向组织靠拢的沸腾热血。我忽然就想起王小波的一句话“青年人的可贵之处,就在于他们的勇敢和远大前程”。

最美味的方便面

经历过2003年“非典”的我,被选为市级和院级专家组成员,开启了我科室——专家组两头跑的模式。一个多月,我参与了20余例的市内疑似病例会诊,走遍了三县两区的定点医院。

24小时在岗会诊院内或者全市定点医院收治的疑似病例,是专家组成员的“必杀技”。因为感染专家组成员不多,时不时会遇到市级和院级两个专家组排班相连的情况,那就会至少48小时在岗值班,而且在没有使用“易会通”时,我们就需要跑到相应定点医院去会诊。一天早上,我刚值完24小时院内会诊班,接到市级专家组通知到资中对一名有明确流行病学史的疑似患者会诊,听病史汇报、查体、辅助检查、报疾控、核酸标本采集等一系列“规定动作”完成返程内江回到科室已经是傍晚时分,一天没有填饱的肚子正在向我发出“呱呱叫”的抗议,连汤带面吃完同事帮我泡下的两碗方便面,才觉得整个世界都是我的。

女儿懂事了

我们收治第一例确诊病例后,医院就统一安排了医护自我隔离休息处,我也就收拾家当过上了集体生活。一是为了方便工作,二也是为了家人的安全。那段时间是真忙,人在忙的时候,根本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也抽不出精力想家想女儿。

恰好我们收治的第二例确诊病人活动轨迹里有我家所在的小区,隔离区轮班我抽空给女儿打了一个电话,嘱咐她不要出门,在家要听妈妈的话,又忍不住向妻子唠叨孩子的功课。让我意外的是,这次通话,叛逆期的女儿会在电话里安慰我、鼓励我了。我禁不住眼眶一热,那个抱怨爸爸是骗子的小姑娘,在疫情期间,突然就长大了、懂事了,她还跟我约定好,等到疫情结束,我们就去吃一碗正宗的牛肉面庆祝“春天”的到来。

两难抉择

3月1日,在全中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下,湖北以外省份的疫情都在好转,我们翘首以盼的春天就要到来。清晨岳母电话打来,心急如焚的她说,岳父一早起来突然言语不清,送到医院检查考虑急性脑梗死,她想让我这个学医的女婿回家看看。这天,恰好是我的院内会诊班,随时有可能出现的会诊,我不想把困难告诉科室,也不想让大家为了我打乱已计划好的值班轮休。我一边安慰岳母,一边打电话拜托在老家医院上班的大学同学帮忙照顾,心中的愧疚却没有一丝减退。好在第二天妻子请好假赶回老家,我心里的石头才稍稍放下。

妻子一走,家中便只留下女儿一人,好在她已经是上初中的小姑娘了,可以自己能做饭,照顾自己了。



上一篇:上一篇:学思践悟——内江市纪检监察干部学习市纪委七届五次全会精神感悟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