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怀仁爱为中国人治病 加拿大医学传教士启尔德夫妇入川记事

日期:2019-12-06 23:50:42 作者:绵阳新闻网 浏览:103 次

启尔德和妻子的合影

1953年的门诊楼

西医抢救患者

1914年,医院开办四川首家仁济高级护士职业学校(男护校)成都市二医院供图

1892年2月,冬日的寒意还没有消退,从上海逆流而上的一艘蒸汽小船上,坐着几位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其中有一位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的外国人,总是悉心照顾船上的病人,甚至还拿出随身携带的西药给病人服用。

他就是加拿大医学传教士启尔德,与启尔德同行的,还有他的妻子詹妮·福勒,牧师赫斐秋夫妇,传教士何忠义夫妇等,共计9人。他们此行是前往四川开拓华西教区。在上海登上蒸汽小轮,在宜昌换乘木船,经过数月艰苦行程而终于抵达成都。他们将西医带入四川,在这里建立四川地区第一家西式医院,还创办了华西协合大学,他们凭借精湛的医术和仁爱之心让人们了解西医,接受西医,发展西医。

平民诊所 一人身兼数职

初至成都时,赫斐秋等人的传教工作进展并不顺利。传教士们手拿十字架,身披黑色斗篷的形象,让不少中国人敬而远之。他们决定利用西医手段为中国人治病,再加上创办教会学校,以达到传教的目的。

因而,要在成都开办医疗机构的重任就落在了医学博士启尔德的身上。接到任务后,他们在玉沙街找了一幢民房落脚,选定了四圣祠街的几间民房作为诊所所在地。万事开头难,要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办一件谁也没做过的事情更是难上加难。器械、设备除了自带的外,因陋就简,还有药物也要从上海等地千里迢迢运来。1892年7月,工作正展开之际,启尔德的妻子詹妮却染上了霍乱。由于缺少药物,身为医学博士的启尔德也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妻子离去。

在失去妻子之后,启尔德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医院的筹建上。启尔德的医院利用民房改造成了诊疗室,并用新砖修起来了一个药房,并取名“福音堂”。这家医院还不是一家真正的医院,它的规模仅相当于诊所。启尔德既是这家医院的院长,还是医生、药师、护士长、牧师和教师。

西医诊治 “洋药丸”起效了

西医在成都出现之前,人们患病之后都是靠中医诊治,对于西医,大家闻所未闻,所以西医一开始并不被大家所理解接受。

在四圣祠街上,这家布景别致的洋医院里,有穿着白大褂、挂着听诊器的洋医生,还有明晃晃的医疗器材,让当时没有见过西医的成都人十分诧异。人们从门前经过总是带着怀疑和恐惧的态度,小孩稍微走近些,马上就会被大人呵斥并立即拽回家。从医院开办以来,只有传教士和少量的教徒来就诊,市民根本不来就诊。

有一天,启尔德听闻有一位居民患有比较严重的耳病,多方求助中医都没能治好。启尔德心想这是一个好机会,于是亲自上门为他医治。患者是一位40多岁的中年男子,听闻启尔德是来为自己治病的,这位男子不停地摇头拒绝。启尔德并没有放弃,他耐心解释了西医的好处,男子想到反正自己的耳病也治不好,就勉强答应让启尔德试一试。经过诊断,男子患的是中耳炎,启尔德给他开了一些“洋药丸”,嘱咐他如何服用后便离开了。过了几天,这位中年男子手提一篮水果走向医院门口,他告诉启尔德自己的耳朵不痛了,也不流脓了,看来是“洋药丸”起效了。

继启尔德首开成都第一家西医诊所后,1894年,甘来德医生开始在福音堂附近开设药房和医院。随着教会医院的建立,加上西药的效果速度和外科手术的神奇,人们逐渐消除了对西医的戒心。一些看不起病的穷苦百姓开始来到这些教会医院免费看病,索取功效神奇的“洋药丸”。

西方医学 在川发展壮大

福音堂开始有了些口碑,启尔德也迎来了生命中的另一个同行者——启希贤。启希贤也是加拿大人,在当时女性很难被允许学医的情况下,她获得了医学博士、外科硕士和化学硕士等学位。1893年,她以医学教友志愿队队员的身份来四川创建女会和妇孺医院。相同的信念让他们在成都结成了夫妻。

1895年,因为种种原因,启尔德带着妻儿暂时离开成都。1895年末,启尔德携家人从上海返回成都。1896年启尔德在以前医院的原址上重建医院,扩建成25张床位的男医院——仁济医院,这就是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的前身。逐渐发展壮大的成都仁济医院开始声名远扬,1907年,多伦多大学牙医学院的博士林则来到成都,启尔德将仁济医院的一个房间借给他,号称“远东第一”的口腔医学也在此萌芽。西医在四川各地的发展态势,对医疗人才的储备提出了迫切要求,为此,各教会经过协商,于1910年联合创办了“私立华西协合大学”,即今日四川大学华西校区的前身。



上一篇:上一篇:让我把“老成都”讲给你听
下一篇:下一篇:新一轮消费升级“夜经济”劲头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