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记者讲述在澳大利亚不公遭遇:友好使者却横遭“抄家”

日期:2020-11-21 22:05:51 作者:绵阳新闻网 浏览:198 次

  新华社北京9月29日电我在新华社从事国际新闻报道,这些年来在驻外记者的岗位上亲身经历和记录了诸多中国对外开放、与世界互通交融的精彩瞬间。然而,两个多月前在悉尼的一幕,可谓我职业生涯中意想不到的“逆流时刻”。

  

新华社记者讲述在澳大利亚不公遭遇:友好使者却横遭“抄家”



  9月1日,游客在澳大利亚悉尼海港大桥畔驻足观望。新华社发

  6月26日早6时30分许,我还在睡梦之中,猛然传来重重的敲门声。起身开门一看,竟是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的人员和警察。对方出示了搜查令,以所谓可能违反澳大利亚《反外国干涉法》为由,要对我的公寓展开搜查。

  一进门,他们就先从我手中夺走了手机,并立即要求我不能再碰自己任何电子设备和工作设备。

  我随即提出,根据相关法律,我有权寻求领事保护,有权联系中国驻悉尼总领馆和我工作单位的总部。他们说可以,但要求我联系外界时不可以用自己的手机,而必须用他们提供的手机。

  我第一时间拨通了中国外交部24小时领保热线,报告了自己的身份、护照和遭遇;随后又拨通了新华社总社相关部门24小时值班电话,汇报了我遭遇的状况;最后,我还联系了总领馆。

  对方要求,搜查期间,我不能离开公寓。我和同样从睡梦中被惊醒的女儿一起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看着他们四处乱翻。要去卫生间,也有人跟到卫生间门外。

  虽然我颇感震惊,但还是很快镇定下来,因为我知道自己没有违反任何法律。不过,我的女儿从没经历过这样的场景,受到很大惊吓。

  

新华社记者讲述在澳大利亚不公遭遇:友好使者却横遭“抄家”



  4月10日,一名男子在澳大利亚悉尼皇家植物园外堤道上休息。新华社发

  起先,对方一个带队的人员与我有简短交流,想聊聊我的工作经历。我提醒他说,您作为一个情报部门人员上门来搜查前,对我一个外国记者的工作履历难道不应该很清楚吗?对方听后没再继续问。此后,整个搜查过程中,对方对我没有任何问询。

  对方有十来个人,分头在不同房间搜查,并对整个过程录像。坐在客厅,我能听到或在某些角度看到他们一个又一个打开抽屉。

  从一早到午后一点多,长达七个小时,他们彻底搜查了我的公寓,没放过任何一个角落。我的电脑、手机、iPad等电子设备,以及打印的文稿等材料,通通被他们拿走了。我要求他们留下搜查令,遭到对方拒绝。他们离开公寓前,留下一份所抄走物品的清单。

  事后才知道,包括我在内,同一天,3家中国驻澳媒体共4名记者遭遇了这种突袭式搜查,其中两人为女性。有的同行及家人所受侵扰、惊吓比我尤甚。

  此后两个月,我在澳大利亚的正常工作和生活被彻底打乱。澳方对为何进行突击搜查始终未给出令人信服的理由和根据。

  就在我8月底回国后,辗转从中文媒体和自媒体上得知,一些澳大利亚媒体正炒作中国驻澳记者遭突袭搜查的事。对一向真实、客观报道澳大利亚新闻和两国友好合作的记者,先以莫须有的由头搞“突袭”,又以“标题党”的路数扣帽子,真是令人震惊和愤怒。

  正如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9月9日例行记者会上所说,澳方迄今未就搜查中方记者给出合理解释。中国媒体驻澳记者严格遵守当地法律法规,秉持客观、公正原则进行采访报道,为促进两国人民相互了解和友好往来做了大量工作,他们的工作受到各方的普遍好评。澳大利亚政府所作所为严重干扰中国媒体在澳正常报道活动,粗暴侵犯中国驻澳记者正当合法权益,对记者及其家人的身心健康造成严重损害,充分暴露了澳方一些人标榜的“新闻自由”和所谓“尊重并保护人权”的虚伪性。

  

新华社记者讲述在澳大利亚不公遭遇:友好使者却横遭“抄家”



  2019年2月16日,“四海同春”慰侨文艺晚会在澳大利亚悉尼举行,2000多名当地华侨华人、留学生等观看演出。新华社发

  自2018年2月抵达澳大利亚第一大城市悉尼驻外,我一直把增进中澳两国友好合作当成工作重点,平时采访报道最多的就是中澳之间的人文交流、经贸往来。



上一篇:上一篇:新华社:长春市宽城区各部门昼夜奋战 全力保障居民安全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