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普利策奖评委会主席:做有野心的报道,大机构当下更有优势

日期:2020-05-23 02:05:33 作者:绵阳新闻网 浏览:147 次

原创 吴永熹 谷雨计划-腾讯新闻

对话普利策奖评委会主席:做有野心的报道,大机构当下更有优势

普利策奖评委会主席达娜·卡内迪
在普利策奖评委会主席卡内迪看来,新冠肺炎疫情让记者们对自己的职业更有信心、更乐观了,“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正在见证历史”。对全世界的媒体来说,都是如此。
撰文|吴永熹
编辑|李媛
出品丨腾讯新闻谷雨工作室
5月初,2020年普利策奖公布了颁奖结果。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此次普利策奖是在评委会主席达娜·卡内迪(Dana Canedy)位于美国纽约的家中公布的。
今年的普利策奖获奖作品题材丰富。从对纽约出租车司机生存状况的调查,到对全球变暖的数据化报道,从对阿拉斯拉村庄因缺乏警察保护而性侵案件频发的揭露,到对一名关塔那摩政治犯的特写文章,颁奖结果展现了记者广阔的关切范围,也展现出普利策奖评委会对于新闻业的标准的坚守。
有一些议题是普利策奖一以贯之关注的,例如对政府的监督、对官员与掌权者的问责、对气候变化的关注。在卡内迪看来,这些议题应当长久地停留在公共意识中。
今年的特稿写作奖颁给了《纽约客》记者本·塔布关于关塔那摩拘押中心一名囚犯的文章。文章的主人公、电气工程师穆罕默德·萨拉希被美国政府认定与基地组织有关,因而被绑架,后被关押于关塔那摩拘押中心长达15年之久。塔布的文章讲述了萨拉希令人心碎的故事,普利策奖评委会评价它“融合了现场报道和情感充沛的笔触,用细致入微的视角呈现了美国更为广泛的反恐战争现状”。

对话普利策奖评委会主席:做有野心的报道,大机构当下更有优势

获得2020年普利策奖特稿写作奖的本·塔布(左)和他的作品(右)
在卡内迪看来,特稿写作奖与别的奖项有所不同,它可以就是去讲一个故事。当然,它可以是关于一个人的故事。
“你可以通过讲一个故事,让人们知道透过别人的眼睛看到的世界是怎样的,或是获得了他们从前没有过的新的理解,这就是一个好故事。”她说。
在采访中,卡内迪谈到了当前媒体与特朗普政府的紧张状态。
她表示,特朗普对记者的态度更多的是反映了他自己的幼稚。“不管特朗普的态度如何恶劣,不管他怎么取笑记者、给他们起可笑的外号,把他们的文章叫做‘假新闻’——这些都不会阻止记者去问那些棘手的问题,去试图获取重要的信息。”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今年普利策奖的公布时间被推迟了两周。这是因为,普利策奖评委会成员中,有很多一线记者,他们都在忙于报道新冠肺炎疫情,没有时间评奖。
在谈及此次疫情时,卡内迪表示,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报道会主导2021年的普利策奖,就如同“9·11”主导了2002年的普利策奖一样。
“因为它涵盖了一切——它既是商业的故事,又是人性的故事;既是政治的故事,又是医学的故事。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如此。这是我们的人生当中最重要的故事。”她说。
在卡内迪看来,新冠肺炎疫情让记者们对自己的职业更有信心、更乐观了,“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正在见证历史”。
对全世界的媒体来说,都是如此。
强者正在变得更强
谷雨:我注意到一些大的新闻机构依然是今年最大的赢家,比如《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还有美联社。你认为这反映了美国媒体当下的生态吗?
卡内迪:我们确实有很多中小型的新闻机构在继续做着重要的工作,但是大型新闻机构有着更多的资源;相比小型媒体,他们可以花更多的时间和金钱来操作一个故事。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很高兴能够去表彰一些中小型媒体,他们用更少的资源做出了一流的新闻报道。
谷雨:今年的调查性报道奖颁给了《纽约时报》关于纽约出租车牌照价格飞涨和针对出租车牌照的掠夺性贷款的报道。这组文章揭露的现象不是发生在当下,而是许多年前。你认为文章为什么会获奖?我们忽视了出租车司机这一社会群体吗?
卡内迪:我不认为我们忽视了出租车司机这个群体,我不认为这是这篇文章获奖的原因。我认为记者去写这篇文章的原因,是他看到了某种趋势。当时共享出行服务正在流行起来,像Uber这样的公司,给出租车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我认为整个社会、包括记者们,都用了好几年时间,才意识到这个趋势对出租车行业的深刻影响。
这个故事非常重要,因为出租车在纽约的基础交通系统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老实说,你可以在一年前去写这个故事,也可以在一年后去写它,但它一直都会有着重要的意义。我认为它获奖,就是因为记者在某个时候有了一个非常棒的想法,然后很好地实现了它。


上一篇:上一篇:河北建设(01727.HK):中国证监会受理公司H股全流通计划申请
下一篇:下一篇:外交部:中俄两国守望相助,携手战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