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中国的新闻学研究

日期:2020-04-07 19:34:32 作者:绵阳新闻网 浏览:121 次

  孙彤昕,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博士研究生。

  段世昌,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博士研究生。

  刘海龙,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所长。

  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新媒体技术与网络民族主义研究”(项目批准号:17AXW011)的阶段性成果。

  本文从近30种中文学术期刊(包括港台地区)遴选出在问题意识、研究视角、论证方法等方面较为创新的新闻学研究原创文章进行综述。2019年中国的新闻学研究主要呈现为四个特征:一是围绕新闻行业生态变革的重要研究议题涉及面较广,比较亮眼的研究是以新的理论视角对中国语境下的本土实践进行较为深入的反思与再审视;二是对中国新闻从业者与新闻受众的不少研究表现出明显的社会学取向,阶层特征、群体分化、角色冲突以及管辖权成为主要的概念切入点;三是新闻理论研究兼顾对经典新闻理念的反思与新兴新闻实践及其理论化现状的引介;四是报刊史研究注重在专门史与近代政治史的脉络和问题框架中组织材料与观点,试图开拓研究视野从而避免内卷化(involution)的学术意图比较明确。通过对所选文章的进一步分类,本文就媒介转型、新闻从业者研究、新闻与社会记忆研究、技术视角下的中国新闻业、作为公民与用户的受众、新闻基础理论研究、报刊史与近代政治以及新闻学科建设与反思等八个话题对相关文献加以回顾。总体而言,2019年中国的新闻学研究,在一些经典及重要研究议题上的开掘较为深入,对新闻实践新话题的整合与新现象的解释稍显乏力。

  一

  媒介转型:观念实践、概念反思与县级融媒体

  伴随数字技术对传统新闻业产制模式与职业理念的系统性冲击,媒介转型从一种业务实践的类型描述,发展为中国新闻学者分析行业生态、解释媒体变迁的元话语。这种学理探索方面的转变,使得媒介转型本身能够成为知识生产与反思的对象,从而跳脱对行业实践动态的简单描述,并进一步从多元化或者替代性的理论视角中去审视甚至于重新定义当下中国新闻业变迁及其本土化实践。

  (一)媒介融合的制度、结构与网络分析

  转型不仅是对当下中国新闻业变迁的概念描述,它本身作为观念对新闻业的影响也是不容忽视的。然而,在新技术搭建的传播场景中,作为观念实践的“转型”,往往只会涉及政策和程序层面的操作问题,难以触碰哲理上关于解放生产力的价值观,在这种情况下,转型并不是自外于中国传媒改革的全新叙事,它不可避免地被视作中国传媒市场化改革的延伸(周睿鸣,2019),该研究进一步确认了中国市场化新闻媒体在媒介转型过程中,围绕职业边界与商业利益所进行的话语协商与现实考量。如果对媒介转型的讨论不局限于职业媒体范畴,而是将其置于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关系视域中加以考察,那么这种媒介转型的复杂性,还能够从国家-市场关系的宏观面向中获得一些新理解。研究发现(周逵,2019),随着商业新媒体(抖音、快手、字节跳动等)的快速崛起,媒体融合语境中的传统媒体与新媒体关系发生某种程度的逆转,甚至于出现新媒体向传统媒体借力和靠拢的反向融合,前者主动从内容产品话语、人才资源流动与资本结构等层面向传统媒体寻求话语资源、合作路径、科层内社会网络资源。这种反向融合的新态势,不失为商业新媒体适应主管部门政策管制与试探市场前景和风险的策略实践,这一策略实践可能较难对传统媒体的整体转型趋势产生实质影响。

  接下来,不妨将媒介转型的研究视野进一步下放,位于国家-市场关系结构基层的县级融媒体从一开始就是由国家主导并尝试置入市场的新型主体。但历经两三年的初步探索之后,国内不同区域内的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在长期规划、人才引进、资金投入与盈利模式以及传播效果等方面呈现出一些共性困境(谢新洲,朱垚颖,宋琢,2019)。另一方面,单就县级融媒体对编辑部实体空间的再造和变革来看,其试图对内突破传统新闻编辑部的空间条块区隔,对外作为行动主体介入城乡社会空间,为多元空间主体的对话创造条件,但如果没有真正实现多样化新闻、信息内容的可持续生产,县级融媒体在空间再造方面的创新和发展可能会陷入公共资源的消耗(刘峰,2019)。总体而言,研究对象自身所面临的困境强化了当前县级融媒体研究的路径依赖,不少文章主要呈现为现状描述与对策建议,因为受限于一手经验材料,缺乏较为深入的个案深描与概念阐释类研究。此外,媒介转型的研究视野还可以被进一步拓宽,基于多元行动主体的相互间关系,以拉图尔的“转译”概念观照媒介组织、技术设施、新闻从业者、消费者、时空影响机制等异质性主体之间基于运作结构和行为习惯方面的互动,开辟理解和分析媒介转型的关联性视角(谢静,2019)。由于拉图尔的关系网络研究着力凸显的是非人类行动者及其技术能动性,如何在描述异质性多元主体平等互动的同时,明确媒介转型这一关系场域中人与媒介的地位问题值得进一步思考。

  (二)重新定义融媒体:身体维度与媒介史路径



上一篇:上一篇:中国没有“垮掉的一代” 只有“永不弯曲的青年脊梁”
下一篇:下一篇:新华社访宝钢、马钢和武钢,连发三文谈钢铁去产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