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方轮番制裁,华为的备胎可独当一面了吗?

日期:2020-03-15 01:27:06 作者:绵阳新闻网 浏览:53 次

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已近10个月,在美国持续的制裁中,华为供应链已逐渐成功转移至国内,同时促成国内中小供应商的一次发展机遇。但华为移动服务HMS谈替代GMS仍为时尚早。不过,面对美国禁令,越早走出这一步越有筹码。

文 |《中国企业家》记者 梁睿瑶

编辑 |李薇

头图摄影 | 曾靖

眼看4月1日华为的临时许可证要到期,3月10日,美国政府再次将临时许可证延期至5月15日。这是自2019年5月16日美国将华为纳入实体清单之后的第4次延期,引发的波澜已不复从前,截至发稿前,华为官方未做回应。

事实上,华为及其供应链厂商此时更关注的,是美国新一轮的制裁,这次的制裁的目标集中在芯片制造供应链。

2月18日,路透社报道称,美国商务部正在起草新的“外国直接产品规则”,这项规则将限制跨国公司将美国专有技术用于军队或国家安全产品,迫使使用美国芯片制造设备的公司,在发货前需得到美国许可。

美国对华为的围堵细化到了制造端,这一步早有铺垫。

2019年12月23日,路透社报道称,美国会将适用于华为的“美国技术最低含量标准”从25%比重调降至10%。这个标准来自美国《出口管理条例》(EAR),这项规定中管制的对象也包括非美国的制造商,比如产品中使用了美国元件、技术,产品通过美国技术或者软件直接制造。不过,原定于3月11日举行的进一步制裁华为的美国高层会议,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而推迟。

“‘美国技术最低含量标准’从25%比重调降至10%”这一变动,将直接影响台积电对华为的供货。

台积电即将于4月量产的5nm工艺,主要客户是苹果和华为,苹果A14芯片、华为麒麟1020芯片,将分别搭载在苹果秋季新一代iPhone和华为Mate 40系列上。华为与台积电的订单中,已经发布的华为麒麟985、麒麟990芯片采用的是7nm工艺,与苹果A13一致。

“华为是台积电的主要客户,背后拥有广大的市场和可观的出货量,在生产线上,具体的技术含量数字由台积电自行核算并申报,它也不想丢订单。”一名资深通信观察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

目前,受影响最大的是14nm芯片,不过中芯国际可以替代台积电;7nm芯片中的美国技术超过了10%,但是没有超过25%;5nm生产中使用的美国技术是低于10%的,不受规则变动的影响。

看似新一代芯片生产无忧,但华为供应链的B计划没有停止。

上述通信观察人士透露,华为已经开始转移部分7nm及以上的芯片生产给大陆厂商。1月,就有台湾媒体有报道称,华为海思14nm工艺产品此前在台积电南京厂生产,目前已经改为下单中芯国际。

《中国企业家》亦从华为合作的芯片厂商得知,当前中芯国际的产能已满。而在过去的一年中,国内的中小芯片企业也因为华为的供应链B计划,纷纷得到了华为抛来的橄榄枝。

供应链嗅机

芯片供应商郑喆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与华为合作,为了达到合作需求,他花了半年时间重建团队,“几乎把整个公司再造了一次。”

郑喆认为,在他从事的领域,实体清单对于华为的影响非常有限,因为国产替代足够多,而且海外还有美国之外的供应商,加上海思,华为基本上核心用量最大的产品都能做。

为了稳定供应链,华为逐步转移产能,原本由美国企业接手的订单,也分散给了郑喆在内的多家国内供应商。华为在美国的通讯芯片供应商有赛灵思、科沃、思佳讯等,Bloomberg数据显示,在实体清单出台之前,华为的订单为这些公司的业绩贡献率都在10%左右。

郑喆告诉《中国企业家》,在过去,国内的中小芯片公司并没有太多与大型企业合作的机会,在芯片代工方面,基本是台积电、三星等厂商的天下,国内只有中芯国际可以顶上;芯片设计方面,中国企业数量不少,但是大多细分在很小的领域,研发实力不算顶尖。

为了保证芯片供应链稳定,包括华为在内的大型企业很少选择中小企业合作,但现在,由于形势所迫,国内芯片厂商的机会来了。

“他们(华为)自有一套标准来衡量。”郑喆与华为合作之后,交流日渐紧密,华为用不变的产品标准要求新的合作伙伴,标准落实到各种细节,包括品控管理线上的团队人数。

郑喆举例,芯片设计流程中,有一个变更环节,华为对此要求有一个严格的变更管理流程,任何小变动,都要通知到所有的客户。比如在上游企业的封装环节中,需要更换一种胶水,上游企业必须通知到供应商,同时,供应商也要第一时间通知华为,并且要考虑这种新的胶水会对华为产品产生怎样的影响。



上一篇:上一篇:苹果Magic Keyboard键盘完全拆解:胶水狂魔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