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支持疗法”是度过当前经济难关的最好政策药方 ——“新冠”疫情下的经济民生(2)

日期:2020-02-08 14:01:30 作者:绵阳新闻网 浏览:75 次

陈季冰/文 我有一个现在身在海外的前同行朋友,对这些日子每天播报的“治愈出院”这个词有些意见。她认为,迄今为止,医学上并没有什么好办法能够真正克服“新冠病毒”。所谓“治愈”,说到底是患者的自身免疫功能发挥了作用,“治疗”只是辅助。

像这样死抠字眼似乎并不是很有意义,因为还有很多疾病的所谓“治疗”和“治愈”其实也是一样的道理。然而,我这位朋友却在无意间道破了经济运行中的一条重大真理:经济上的大多数(即便不是全部)危机或困难,最终都是(也只能是)依靠市场自我修复来克服或解决,政策只能起到辅助作用。

眼下的情况尤其如此。疫情冲击造成的经济困难,是因外力作用而使市场机制短时间内难以正常运转的一个经典例子。我在上一篇《当“黑天鹅”飞起,我们看见了什么?——“新冠”疫情下的经济民生(1)》一文中已经作了详细分析,此处再简要概括一下:

●人员流动的严重受限使得中国这台仿佛不知疲倦的超级经济“永动机”突然停顿下来,于是造成了一系列的经济困难;

●国内消费和服务业受到的直接冲击最大;

●如果疫情不能得到快速遏制,则会造成“中国制造”供应链的断裂;

●迫在眉睫的危险则是消费服务行业中大量中小企业、小微企业因收入和现金流停滞而“休克”,因为它们原来就本小利薄,抗风险能力很弱。

基于这样的判断,我们就能得出当前需要推出的应对疫情的经济政策的指导思想了,形象地说就是“生命支持疗法”。就跟钟南山院士用生命支持技术帮助“新冠肺炎”患者维持脏器功能,使之免于在病毒侵袭下急速衰竭,静待患者自身机体内产生出对病毒的抗体性质上是相同的。当疫情消退,外力解除,市场机制恢复正常,这台经济机器重启和运转起来以后,整个经济体以及大多数企业目前遇到的这些困难就会自动缓解。

然而,什么是针对经济病症的“支持疗法”?应该对经济机体的哪些“脏器”予以重点“支持”?需要多大力度的“支持”?……这些问题都是相当费思量的。

2月2日,一则苏州市人民政府的红头文件在社交媒体上刷屏——它提出了帮助中小企业渡过这次疫情难关的“十条政策”,包括了金融、财税、社保、劳动等诸多方面的内容,旨在让需要被救助的中小企业能够——

1)顺利获得低成本的融资;

2)通过税费、租金减免或延迟缴纳等来减轻负担;

3)以直接奖励或缓交社保费等来稳定就业,避免大量裁员。

“苏州十条”就像一阵及时雨,赢得网民的一片叫好,充分体现了东南沿海经济发达地区政府的主动担当精神和服务意识,当然这与这些地区的市场化程度是互为因果的。而在我这样的经济评论人士看来,“苏州十条”的更大意义在于,它采取的方法既十分符合市场经济原则,又称得上对症下药。

在苏州的示范之下,重庆、福州等不少地方政府也陆续出台了一批帮扶政策,方法上与苏州的类似,预计之后还会有更多地方政府加入进来。假如这也算是特殊情况下的自主“先行先试”的话,苏州确实开了一个好头,定下了一个正确方向。而且,面对这样以前从未有过任何经验的变故,地方政府(而不是中央政府)冲在前头,率先为经济提供政策支持,也是非常可取的。因为中国各地情况差别太大,武汉和湖北当下的迫切需求与上海和深圳明显不同,制造业基地长三角和珠三角与农牧业为主的河南或新疆需要的经济政策支持也截然不同……

在我动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看到一份上海市人民政府发布的《致全市各企业书》。公开信对身处艰难中的上海企业表达了感谢,也提出了政府的希望,同时还宣布,不日就将出台扶持企业的综合政策,以支持企业发展,减轻企业负担。

上海是中国的经济中心城市,也是全国财政实力和经济资源最强的省级行政区,政府有充分的责任帮助企业顺利渡过当前的经济困难。我们也有充足的理由拭目以待。

当然,在中国目前的制度特色下,如果没有中央层面的政策推进,任何重大的事情都是很难办成的。况且,疫情冲击造成的各地经济困难确实高度关联,且有很强的共性。

在稳定货币供应方面,实际上早在2月1日就已经有所行动。当天,人民银行、财政部等五部委联合印发通知,强化预期引导,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常备借贷便利、再贷款、再贴现等多种货币政策工具,提供充足流动性,保持金融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维护货币市场利率平稳运行。中国银保监会也表示,将“鼓励通过适当下调贷款利率、完善续贷政策安排、增加信用贷款和中长期贷款等方式,支持相关企业战胜疫情灾害影响”。



上一篇:上一篇:万达多项措施并举抗击疫情保民生
下一篇:下一篇:[新华网]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印发《关于进一步强化责任落实 做好防治工作的通知》